首页 > 专家推荐 > 赌钱犯法吗·别了,酷派!

赌钱犯法吗·别了,酷派!

2020-01-11 16:41:43
[摘要] 5月4日,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对小米科技有限公司侵犯其多项发明专利提起侵权诉讼和行政处理请求,目前已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裁定被告停止侵犯专利权的行为。3G时代,为了满足运营商的需求,酷派每年研发并推出几十款低端手机。2016年6月17日,乐视再砸10.5亿港元,将酷派的持股比例上升至28.83%,取代郭德英成为酷派控股股东。受此影响,11月7日当天,酷派股价暴跌17.56%。

赌钱犯法吗·别了,酷派!

赌钱犯法吗,‍

导读:曾经何时,“中华酷联”何其辉煌,如今只有华为还在巅峰。

作为国产手机的佼佼者,酷派经过这几年的折腾,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若不是最近起诉小米,恐怕没有人记得这个手机品牌。

被人遗忘的酷派,还能活多久呢?

正在紧罗密布准备上市的小米,最近遇到了一件麻烦事。

5月4日,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对小米科技有限公司侵犯其多项发明专利提起侵权诉讼和行政处理请求,目前已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裁定被告停止侵犯专利权的行为。本次侵权产品包括红米Note4X、小米6、小米Max2、小米Note3、小米5X共五款手机型号。

此事一出,便引来网友们的一片热议,“酷派还活着?”、“酷派刷存在感”的言论成为热门留言。

不过也有网友表达了对酷派的怀念:“双卡双待,第一个做双卡双待的是酷派”。

早在今年1月份,酷派就曾公布过与小米之间的发明专利权纠纷,并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对小米的诉讼。

在小米全力冲刺上市的关键时刻,酷派又来“捅刀”,这到底是多大仇呢?

酷派还活着?相信这是酷派起诉小米之后,很多人的第一反应。

曾几何时,酷派曾经是中国手机界无比辉煌的厂商,一度与中兴、华为、联想并称为“中华酷联”。这四大手机品牌在国内市场占有率一度高达75%。

2012到2014年,是酷派最辉煌的日子。这三年,酷派是中国增速最快的手机厂商之一,占中国手机市场整体份额约10%,排名国产手机前三。

这三年,酷派的营收规模也实现了“三级跳”,分别为116亿港元、154亿港元、196亿港元。

但2015年,酷派开始迅速跌落神坛。当年公司营收规模跌至122亿港元,净利润19亿港元,市场份额跌出前十名之外;2016年,酷派继续陨落,当年营收规模仅有71亿港元,而亏损已高达近40亿港元。

短短几年,酷派为什么能快速崛起,又为什么会快速坠落呢?

2008年,中国电信行业发生巨变,运营商由移动、联通、电信、网通、铁通和卫通整合为移动、联通、电信三家运营商。

之后,工信部向整合后的三家运营商发放3G拍照,中国从此进入3G时代。

3G时代来临之初,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3G终端(即3G手机)的缺乏。

三大运营商为快速抢占市场份额,采用了加大对手机制造商补贴力度的办法,大量购进3G手机。存话费赠手机的活动,就是那个时候火遍全国的。

酷派创始人郭德英看到了这一机遇,在当时横下一条心,组织大量研发人员夜以继日的搞研发,最终做出了一系列中低端Android系统手机,完成了和运营商的深度捆绑,酷派也借此一举跻身3G时代四大国产品牌“中华酷联”之列。

背靠运营商,酷派获得了大量订单,这看起来似乎是一条顺风顺水的路,但凡事有利就有弊,与运营商的深度结盟,导致了酷派盈利能力的大幅下滑。

3G时代,为了满足运营商的需求,酷派每年研发并推出几十款低端手机。

你没有看错,是每年几十款。拥有强大研发能力的苹果,每年推出的手机不过寥寥几款。

这种疲于奔命式的研发,导致的结果就是很难精工细作,在难有爆款产品的情况下,酷派的手机根本必然卖不出价钱。

在某著名电商平台搜酷派手机,价格按照从高到低排列,最贵的一款也不过1799元。

更有很多型号的酷派手机,连1000元售价都不到。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沦为低端机品牌的酷派,在2014年再遭打击。

当年,国资委要求运营商削减20%营销补贴,并且3年内连续降低。

这对低价格、低毛利、靠着运营商补贴的酷派而言,无疑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对运营商依赖已久的酷派,诸多问题悉数浮出水面:缺乏线下实体店渠道、缺乏线上电商渠道、缺乏核心技术等等。

穷则思变,日渐颓势的酷派想到了通过抱上互联网公司的大腿来脱困。

2014年年底,奇虎360向酷派投资4.0905亿美元现金成立合资公司奇酷,生产互联网手机,奇虎360持有该合资公司45%的股权。

郭德英原本想找周鸿祎接盘酷派,然而“红衣教主”对酷派的控股权并没有兴趣,他只是想借助酷派的研发做自己的手机。

郭德英只得另寻买家,他找到了当时还风光无限的贾跃亭。

2015年6月28日,乐视以27.4亿港元买下酷派18%股份,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

2016年6月17日,乐视再砸10.5亿港元,将酷派的持股比例上升至28.83%,取代郭德英成为酷派控股股东。

两次入股酷派,贾跃亭共掏出37.9亿港元的真金白银,比市价的31.6亿元高出6.3亿。

先搭上360,再卖给乐视,郭德英“脚踩两只船”的行为惹怒了“红衣教主”。

乐视入股酷派之后,360指责酷派违反限制竞争协议,要求酷派以14.85亿美元的价格回购360手中所持合资公司49.5%的股份,或者360以2.29亿美元的价格认购酷派在奇酷所有的50.5%的股权。

最终,酷派把奇酷科技低价卖给了360。长达一年多的撕扯,也耽误了酷派的发展。在一日千里的手机行业,一年意味着原来的江湖早已面目全非。

在正式兼任酷派董事长的2016年8月6日,贾跃亭在自己的微博上夸下海口,两年之内将乐视手机+酷派手机卖出1亿台。

但成为乐视控股股东才三个月,乐视的危机就爆发了:2016年11月6日,贾跃亭发表内部公开信,正式承认乐视资金链紧张。

受此影响,11月7日当天,酷派股价暴跌17.56%。

自顾不暇的乐视,对酷派已是鞭长莫及——

2017年8月31日,贾跃亭为酷派找来的CEO刘江峰辞职,执行副董事兼副主席蒋超接任;

2017年11月17日,贾跃亭辞去酷派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及提名委员会主席等职务;

2018年年1月4日,乐视系香港子公司乐风移动将8.97亿股酷派股份转让给威日创投;

2018年1月11日,乐风移动将手中最后10.95%的酷派股份出售给威日创投。两次交易后,威日创投取代乐视成为酷派最大股东。

这几年的一通折腾,让造血能力本来就不强的酷派越来虚弱:

2017年8月15日,酷派发布业绩公告,公司当年前7个月营业收入约为港币27.16亿元(约为23.18亿人民币),相比去年同期下滑约52%,且集团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近期偿债压力加大。

“近期偿债压力加大”是怎么回事呢?

7月27日,平安银行深圳分行对酷派提起诉讼,要求酷派附属公司宇龙通信立即偿还8000万元人民币贷款。

8月18日,酷派披露宁波银行深圳分行起诉宇龙通信等附属公司,要求立即还清承兑汇票7000万元。

8月21日,酷派披露上海浦发银行深圳分行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酷派附属公司立即补足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人民币8996.7万元。

一个月内,酷派三次被银行催债,累计金额高达2.4亿。

重重困境下,酷派的股价从2015点最高的近3港元,跌到了2017年初的0.66港元,跌幅高达78%。

如今的酷派,市值仅有36.2亿港元,这与小米如今600-700亿美元(约合4700亿港元-5500亿港元)的估值相比,还不如其竞争对手的百分之一。

“王老吉和加多宝打架,死的确是和其正”,手机市场同样如此,在一线品牌争夺头破血流的情况下,二三线品牌生存空间也越来越小: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3月,苹果、OPPO、华为、vivo、小米五家厂商的市场规模为82.3%,其他众多手机品牌则分食剩下不到20%的市场。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一季度,国内手机总体出货量延续下降趋势,1-3月,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为8187.0万部,同比下降近三成。

蛋糕越来越小,巨头瓜分的越来越多,酷派的生存环境越发艰难。

久病缠身的酷派还能翻身吗?没事,有土地一切都好说。

据悉,酷派在深圳南山高新产业园北区拥有面积超过3万平方米的酷派信息港,酷派位于东莞松山湖的天安云谷生产基地则占地面积超过10万平方米。

此外,酷派还在西安高新区规划了占地面积8.7万平方米的宇龙通信长安产业园项目一期。

在2016年,酷派还与弘稼科技规划投资200亿元在广东河源建设农业生态园项目,开发面积1800亩。

有懂行的人曾计算过,如果真把酷派全国的各类用地(包括工业园储备用地)全部算上,其估值应付当下的债务简直是轻轻松松,而且还有几十亿级的盈余。

也许,搞房地产才是酷派最有希望的出路。

磨丁赌场

© Copyright 2018-2019 satorihawaii.com 澳门现金网开户 Inc. All Rights Reserved.